乐投夺宝是不是真的_“前夫再婚了”

2020-01-11 14:13:24   【浏览】281次

乐投夺宝是不是真的_“前夫再婚了”

乐投夺宝是不是真的,小季结婚10年后离婚了,带着8岁的女儿离开了婆家。离婚的原因是无法调和的婆媳关系以及前夫有非常严重的“重男轻女”思想。

小季的前夫一直不满她没生出个儿子又不愿意怀二胎。离婚后,他马上出去相亲,认识了一个没结过婚的女孩子,跟人家拍拖了三个月以后就结婚了。

有好事者把小季前夫在婚礼上与新娘亲吻的照片传到了小季手机上,她感到有点心寒,想不到前夫居然这么快放下她和孩子,以“闪电速度”跟别人去结婚。

情理上,她觉得前夫离婚后马上再婚无可厚非,离了婚对方跟谁在一起都跟她没关系,但她心里也有些愤愤不平:凭什么你这种人都能获得幸福,而我至今依然是一个人?

离婚的时候,小季的前公婆说:“你带着孩子是嫁不出去,我儿子随时可以找个年轻的、未婚的,给我们家生儿子。”

现在,看着前夫迎娶新娘时得意洋洋的脸,小季的内心更是酸涩,心想:“是啊,人家确实求仁得仁了。”

那时,我们都在劝她:“你前夫如此草率就进入第二段婚姻,说明他没有对前一段婚姻进行必要的反思,因为反思是需要时间的。在新的一段婚姻中,一定会重蹈覆辙的。有些结合看着很幸福,也许不过就是因为再重组的成本高到当事人受不起,也许是因为年纪大了再懒得折腾所以说服自己凑合着过下去吧。”

一年之后,小季从其他途径获知前夫的情况:他的现任妻子确实给他生了一个男孩,前婆婆特别开心,跟新媳妇相处甚好。

再过了一年,小季得知:前夫跟现任妻子闹得不可开交,照例是因为婆媳问题。以前婆婆是不满意小季“不肯怀二胎、生儿子”,现在则是不满意新媳妇“管教孙子的方式”。

听到闺蜜揶揄前夫“送走一个孙悟空,请回来一个猴”,小季忽然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。

她说:“虽然我没遇到幸福,但他也没有过得很好啊。”

前几天,一个朋友在一篇文章末尾留言:

“我一个长辈几年前和老公离婚了。这几年,她从谩骂、控诉前夫的薄情寡义到开始专注于自己的生活,我们都以为她已经放下了。可就在前不久,得知她前夫又结识新老伴后,她像发了疯一样四处诉说她这一生的付出牺牲,谩骂前夫的薄情寡义,甚至还跑去打了前夫一顿。我们都劝她跟前夫好聚好散,但她一直抱着受害者心态生活,哪怕我们多劝解她一句,她就说我们是非不分。”

站在这位长辈的立场上看,她的愤懑或许可以理解:“你曾经深深伤害了我,现在居然还有脸过得这么爽?”

是啊,要让一个人心平气和地接受伤害过自己的前任“过得幸福”,好像确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一个读者前几年因为前夫出轨而离婚。离婚前,她前夫屡次恳求她再给他一次机会,保证会跟小三断绝联系,她拒绝了,坚决要离。

离婚时,她前夫一改之前在钱财上对她很大方的习惯,只给她和女儿留了点最低生活保障金。随后,他转身跟小三结了婚。

小三出身贫寒、能力平平,好不容易钓到这样一个“金龟婿”,以后要使出浑身解数要讨他欢心。

现在,几年过去了。朋友带着女儿过着相对平淡、清贫的生活,而她前夫则和“上位的小三”生了孩子,曾经被人鄙视的小三如今成为了富太太,因一门“偷来的婚姻”过上了令人艳羡的生活。

这位读者自然有些意难平,她略有些哀伤地说:“不要相信负心汉会有报应之类的话,那只是文学和影视作品讲出来宽慰人心的。你曾经遭受过的痛苦,他们不可能感同身受,不然你们也走不到今天。即便他们遭遇你的遭遇,也不会像你一样痛苦,因为他们和你就是不一样的人,他们永远最爱自己,所以更懂得保护自己。”

我说:“报应个屁啊?诅咒不疼,起誓不灵,什么都无法改变,你能做好的只是自己,能过好的只是自己的生活。”

我不相信报应,但我相信蝴蝶效应。任何事物的发展,总是一环扣一环。两个人的婚姻能让第三者插足,说明它本身就存在缝隙。对方会选择跟第三者在一起,说明他们才是一类人。

你再好,也拼不过他们合适。

又或者,你的前任跟别人在一起后没有分开,也不一定是他们正好合适,也许只是因为人家折腾够了,刺激过了,想要平淡和安稳的生活了,而那个人正好出现,所以你就成为了他们口中眼中的“别人”。

一段感情成为往事后,曾经爱得更多、被伤害得更深、被亏欠得更多那个,即便分手多年后想起往事也会“意难平”,而不怎么爱的那个,照例是不在乎。

想起往事时,为什么会“意难平”呢?说到底还是因为你没办法把对方也置于一个平等的位置。

因为对方曾伤害过你,对方的言行曾在道义上站不住脚,你就成为了地位更高的一方。你用居高临下的立场去看待对方:就你这样一个人,也配?

这样的失衡心态,很容易让我们形成这样一种心理惯性:对方是错的,我是对的,所以我是高人一等的。于是,我们很难去正视自己的问题,很难抽离出受害者的角色,让自己的心灵得到自由。

一段关系若是已经终结,人家可能根本不需要你的宽恕和原谅。

你也不需要去宽恕别人,更无需跟对方较劲和赛跑。

你首先要做的,就是放过自己,不再可怜那个曾被伤害的自己,不再痛恨那个为一个不值得的人付出过的自己,不再懊悔当初的相见、相识、相知和相爱,让这件事彻底过去。

话说回来,如果没有完全放下,很多人确实见不得前任过得比自己好。

人都是有好胜心的,跟同学、同事你都可能会较劲呢,何况是一个伤害过你又离开了你的人,所以,真怨不得有人想对前任唱这样的歌:“只要你过得没我好,死得比我早,每顿饭都吃不饱,而且还很显老……”

刚离婚那会儿,我光在脑子里想象下前夫再娶的场面,内心里总是不平,心想:凭什么?这老天是瞎眼了吗?传说中的‘因果报应’呢?

我甚至想过要找一个各方面都要能碾压前夫的男人,以长长自己的志气、灭灭他的威风,让他后悔错过我这么好一个人。

可现在,回想起我那时的心态,我只觉得好笑,因为相比之下,我更喜欢现在这种不与任何人较劲的状态。

这个任何人,包括他,也包括我自己。

既然已经在情感上毫无联系,那我过我的日子,他过他的日子,有什么好比较的呢?

一旦开始较劲,难受的往往是自己。

你想过得比他好,就要拼出全部的精力,努力赶超,可这得多累心劳肺啊?倘若你力不从心,过得并不如他,那你心情必然悲苦万分,也只会徒给自己增加烦恼罢了。

两个都已经分道扬镳的人还在赛跑,是挺荒诞的一件事。

我也常常在后台收到一些朋友的私信,说她前夫跟小三结婚了,她觉得这世道好不公平。

我理解这种心情,只是现在的我早已不是这种心态。对方要结婚了或者结婚后过得怎样,我不祝福,也不诅咒,因为这个事情跟我无关,所以它影响不到我任何。

一个人成长的方式,便是慢慢学会了“不较劲”吧?

我们不会放弃努力,但学会了不跟别人较劲,不跟自己较劲,也不跟生活较劲。我们更热衷于关注自身,而不是外在,当然也就不会一味地执着于比赛结果,而忽视了眼前还有许多值得体味的快乐与美好。

现在的我,只想为自己争气,而不是跟前任较劲、赌气。

“赌气”和“争气”虽只一字差,但此“气”非彼“气”。

“争气”是一种对自我的要求,是一种积极的主动的生活态度,是一种“自己的人生自己负责”的强者姿态,它能令我振奋。

而“赌气”则是一种较劲,一种要跟别人一决高下的“怨气”,其反应的心理不过是:我过得不如你,所以我要赶超你。

都已经各安天涯了,何苦呢?

马薇薇说:“我们每一次分手,那叫前任吗?不,那叫前世。我活了这一生,死的时候过桥的时候,要喝掉一碗孟婆汤,前尘皆忘,再入轮回。”

爱过就好,不爱了潇洒转身就好。

那些往事,不必拿出来反复咀嚼。

前任的背影,也永远不必追。

人生苦短,短得来不及浪费时间去怨恨一个人或跟谁较劲。

在茫茫人海中发现那个令你多看了一眼的人,你们携手走过一段,最终ta又消失在茫茫人海。ta不欠你什么,是你自己欠自己一个“离了ta依然能过得很好”的模样。

分开后的两个人,实在没必要再赛跑。

我们两不相欠,各自精彩。

--end--

作者:晏凌羊,80后,新女性主义作者,中国作协会员,著有情感书《愿你有征途,也有退路》《我离婚了》等以及儿童绘本《妈妈家,爸爸家》。不写鸡汤,不贩卖成功学,不兜售婚恋技巧,有血有肉,有笑有泪,有爱有恨,有错有对,期待与您一起成长~


上一篇:新年,本报记者北极村“找北”
下一篇:57岁的关之琳,惊艳时光的不只美貌,还有这双让沈梦辰都羡慕的腿